您现在的位置: 赣州人才网 >> 资讯中心 >> 行业动态 >> 正文

2.74亿农民工进入新常态 中国制造业用工荒难解

发布更新时间: 2015-5-12 11:27:37 浏览次数:  文章来源: 财新网

  2014年,中国农民工总量近2 74亿人,这个庞大的群体在“新常态”下也呈现出新的趋势。就总量而言,新增人数逐年下降,“不再是取之不尽的蓄水池”,招工难或将持续。

  近日,统计局公布的《2014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》(下称《调查报告》)显示,2014年全国农民工共有近2.74亿人,比上年增加501万人,同比增长仅为1.9%,不到2010年增速的36%。当年,外出、本地农民工人数同比增长1.3%、2.8%,都低于上年的同比增速。

  招工难度增加

  记者了解到,从2011年开始,农民工总量增速就呈现持续回落的趋势。2010年至2014年,农民工总量增长速度分别为5.4%、4.4%、3.9%、2.4%、1.9%,其中,2013年增速回落程度最大,较上年回落了1.5个百分点。

  春节后,部分地区“用工荒”的情况已再度被媒体关注,对此,人社部副部长杨志明表示,就业、招工“两难”的结构性矛盾将成为常态,而“两难”是市场需求结果,普工“招工难”反映农民工“正在从无限供给向有限供给转变,可以说不再是取之不尽的蓄水池”。

  多位工厂、施工队负责人告诉记者,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,农民工招工开始变难。广东东莞某台资工厂负责人这样形容招聘的情形,“以前人才市场很挤的,现在都是‘小猫三两只’”。

  北京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戴建中认为,珠三角地区近年来招工困难,还与企业向中西部迁移有关。比如,湖南、四川此前是农民工的流出地,但是由于企业内迁,很多湘、川两地的工人都选择就近就业,不一定外出打工了,因此部分地方显现出“用工荒”的现象。

  相关数据也有所体现。《调查报告》显示,2014年,外出农民工16821万人,较上年增长1.3%;本地农民工10574万人,同比增长2.8%,虽然增长幅度都低于上年,但本地农民工的增速却高于外出农民工1.5个百分点。

  实际上,不仅是农民工供给的增速逐渐下滑,整体劳动年龄人口的绝对量也在持续下降,中国人口红利正在逐渐消失。截至2014年末,中国16周岁以上至60周岁以下的劳动年龄人口为91583万人,同比减少了371万人,这已经是中国劳动力人口持续第三年绝对量减少。

  而上述情况或许正在延续。据中国人力资源市场信息监测中心数据,2014年第二季度至2015年第一季度,监测城市的求职人数连续4个季度出现了同比下降的状况,其中,2015年第一季度监测城市的求职人数同比减少了78.6万人,下降幅度达到15.1%。

  薪酬不断上涨

  上述广东东莞某台资工厂负责人表示,目前的情况并非招不到工人,只要薪酬“比平均水平高,就招得到”。东莞市最低工资水平5月1日开始调整为1510元,“为了多招工人,我年初招工时工资就提高到1510元,所以招得进人”。数据显示,2010年至2013年4年间,农民工工资收入都是两位数增长。

  原大型陶瓷纤维生产公司的施工部王经理告诉记者,近年来农民工的工资涨幅很大,2008年的时候一天120块或130块,现在已经升到一天200块。在一些大城市,蓝领工人的工资涨幅更为显著,全国最大的蓝领招聘信息网站百姓网数据显示,2015年第一季度,上海制造业工人的平均工资已超过3747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11.2%。

  而需要一定技能的服务业岗位的薪酬水平则更高。赶集网公布的《2015年新蓝领女性就业报告》显示,在北京,新蓝领女性职位薪资排名前三位的是按摩技师、月嫂/育婴师、美容师,工资水平分别为7321元、7149元、6037元。

  不过,2014年,农民工收入虽然仍保持增长,但增速却呈现下滑趋势。《调查报告》显示,2014年农民工人均月收入2864元,比上年增加255元,同比增长9.8%,5年间增速首次跌破10%。

  向服务业转移

  目前产业结构调整的大环境下,农民工在第二产业中从业的比重近年来逐渐减少,而进入服务业的农民工比例则在上升。

  《调查报告》显示,2014年,农民工在第二产业中从业的比重为56.6%,同比下降0.2%;在第三产业从业的比重为42.9%,较上年提高0.3%。分区域来看,与上年相比西部地区的农民工,从事第二产业的比重下降最多,降幅达到0.5%。

  对此,人社部劳动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张丽宾认为,目前,产业结构调整非常深入,比如政策要求化解过剩产能、淘汰落后产能,那么涉及到的相关产业的就业量就会有很大影响,而这些基本集中在第二产业,比如煤炭、钢铁等,那么从事这些行业的工人就需要流出、转移就业。

  她进一步解释,以煤炭产业为例,现在很多小煤矿因安全事故、环境保护等政策要求,被合并或关闭,相应就业量就会有所减少,同时,与煤炭相关的采洗、加工制造等整个产业链条上企业的就业都会受到影响,“不仅当时有影响,而且影响会持续很多年”。

  而从事上述工作的大部分都是农民工群体,可见,第二产业中的初级产业,已经很难创造出很多新增就业岗位,而在结构化转型时期,服务业对就业的拉动作用非常明显,通过服务业吸收就业“是未来的一个趋势”。因此“政策应该跟上”,帮助这些产业工人实现转移就业。

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资讯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的资讯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也不对其内容有效性负责。本站对转载资讯的作者及媒体表示感谢。同时亦将在显著位置标注信息出处,如内容侵犯了来源媒体的利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